·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会员中心 ·取回密码                                                  · 距离2018年高考:
您现在的位置: 河北省示范性高中---青龙一中 >> 信息中心 >> 学生频道 >> 心理健康 >> 正文 今天是:
两会聚焦:教育青少年关键要在"融入"上下功夫
两会聚焦:教育青少年关键要在"融入"上下功夫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3-14    
          ★★★ 【字体:

关键要在“融入”上下功夫

——政协委员热议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青少年

  3月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在全社会大力弘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思想,进一步增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和凝聚力,最大限度地把广大人民群众团结和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下。

  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要靠今天的青少年继承,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要靠今天的青少年去创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应该如何融入青少年成长的全过程?近几天来,围绕这个话题,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从知识到价值观,核心价值体系融入需要跨越难点环节

  现实中,有很多教育工作者面临这样的困惑:为什么学生可以把“八荣八耻”背得很熟,却没有变成行为习惯?为什么教师苦口婆心却抵不过校外环境的感染和诱惑?其实,对于这种困惑,青少年教育专家孙云晓曾经有过形象的比喻,烧开一壶水需要水温达到100度,但是我们的许多思想道德教育烧好的是50度,学生们有了道德认识,也有了一些行为,但是在把它固化为习惯和自觉行为上却并不成功,更为关键的后50度,烧得并不理想。

  “在不久前的一个德育讨论会上,大家围绕怎样进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提高德育的实效性展开了讨论,有人说,德育要搞好需要增加经费投入、增加课时,有的甚至提议把它列为考试。”全国政协委员、济南大学副校长张承芬对此事颇有感触,“这显然不行,这只能使学生学会有关的道德知识,很难使学生表现出相应的道德行为,形成良好的价值观念。”

  张承芬认为,道德知识通过传授可以获得,但是从知识到行为价值观不是一个直线过程。“很多行为品德要求你可以让他背,甚至背得一字不差,但是他不一定能有相应的道德情感和道德行为。”张承芬提出,青少年良好价值体系的构建需要跨越知识阶段,充分发挥好体验的作用。只有确实在生活中体验到、感受到了,才有可能达到品德层面。“比方说,我们告诉孩子什么是好的,什么是耻辱的,但他在生活中并没有这样的感受,甚至在现实中助人为乐被别人说成是傻帽儿,做了一件并不光彩的事反倒被人说是占了便宜,孩子的高尚品质如何确立?”

  创新是推进核心价值体系融入青少年教育全过程的关键

  2007年,清华大学毕业生到国家重点行业和领域就业的比例突破了50%。很多投身西部、选择服务于艰苦行业的毕业生说,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选择和学校举行的“我伴祖国共辉煌”主题教育活动不无关系。在“我伴祖国共辉煌”主题教育活动中,清华大学以成才观和择业观教育为切入点,在学校、各院系组织了学习“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的报告会、座谈会;组织开展了2000多次主题团日、班会活动;重点走访了600多名在校外工作的校友……活动引起了毕业生们强烈的共鸣,近年来学校毕业生到国家重点行业和领域就业的人数和比例逐年上升。

  “我认为要解决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青少年中的融入问题,创新无疑非常重要。”全国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党委书记王建华认为,完成对学生的教育要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但是方式应当创新。

  现在,古老的书院在西安交通大学又焕发了勃勃生机。2006年9月,西安交大以学生公寓为生活社区,成立了彭康书院,对新进校的本科学生进行思想品德与行为养成教育。学校让3200多名不同专业的新生统一进入这个书院。彭康书院由4栋相邻近的学生公寓组成,设院长、副院长和党总支书记,并配有若干常任导师和兼职导师。彭康书院对入住学生的作息时间、宿舍卫生、个人行为与礼仪规范作了严格细致的规定,学生早上统一起床出操,晚上统一熄灯。同时,还给每个学生制作了包括参加社会实践、科技竞赛等方面评分的品德操行卡。书院设立了期刊阅览室,方便学生及时了解时事新闻。书院有常住导师,他们和学生同吃同住,随时解答学生的疑问。

  “从几年的实践来看,进书院和不进书院的学生就是不一样,在这里他们把做人和做学问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王建华认为,现在很多自然学科都要加强社会实践环节,更何况我们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建议高校德育课拿出三分之二的时间让学生进行社会实践,在实践中去体验、去感悟。

  环境的优化是核心价值体系融入教育全过程的保证

  “前一段时间媒体对发生在香港的‘艳照事件’不惜笔墨,而网络上的内容更是缺乏有效控制,这种事件对于未成年人来说产生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张承芬说,现在有些媒体的价值观比较混乱,造星的、倡导与众不同的多了,关注平凡人的美、向上的美少了,社会主义主流价值观面临着冲击。

  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左东岭同样认为,现在社会思潮日益多元化,学生每天要面对多种价值观念的冲撞,其中有不少甚至是和学校教育背道而驰的,要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青少年心中扎根,必须营造和谐的社会环境。

  当今少数媒体往往追求收视率、销量、效益,注重对暴力、色情的渲染,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模糊的青少年难以分辨。全国政协委员彭磷基说,在未成年人看来,媒体都认为可以这样做的事情,就是对的,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是落伍,就没面子,这种引导其实已经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因此必须加强对传播不健康知识的媒体的监控力度。

  “父母是孩子最生动的教科书,但他们中很多人都没做好榜样。”张承芬不无忧虑地说,现在社会上不乏有些家长甚至自己教孩子去贪小便宜,损人利己。彭磷基则认为,现在媒体报道的青少年犯罪新闻中,大部分都与家庭有关,或放任自流或一味满足需求,或管教过严使之形成逆反心理。

  “去年国家广电总局封杀了一些影视节目,我认为是对的。娱乐界应该有一条道德底线。”张承芬说,社会风气要下大力气转变,国家必须出台相关的监控措施,控制过于低级趣味的东西,同时大力弘扬主旋律、弘扬民族文化,让青少年的成长环境更加纯净。

 

  《中国教育报》2008年3月14日第1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